标题: [原创] 爱情,就是错、错、错
性别:保密-离线 蓝薇海
Rank: 2Rank: 2




论坛游民

家园功勋 3布衣神相已经发80贴,快升为初级侠客咯
UID: 39814
精华: 6
积分: 1029
帖子: 80
威望: 0
水钻: 0 枚
人品: 94
阅读权限: 100
注册: 2009-5-4
恋人:
状态:
发表于 2011-1-17 21:11  资料  短消息  加为好友  您是本帖第 9754个阅读者
爱情,就是错、错、错

爱情,就是错、错、错

一、再见,不如不见

那年,江源再次和我联系的时候,我已经认识了马同川。江源是我的初恋,那段爱情爱的相当清纯,最后不疾而终。因为他考上了江苏的大学,而我开始了打工生涯。不知道,这样的结果,是不是所谓错的时间,对的人。
收到江源短信的时候,好友茉莉问我:“去还是不去!”。
我说去。
茉莉就幸灾乐祸地说:“蓝薇,两个男主角,一个女主角,往往会有好戏看!”
我假装嗔怒,心里却满是惆怅。那年江源离开我的时候,是那么悄声无息,仿佛这世界有个人给了我爱情,让我生出爱情,然后就凭空消失,好像我一直爱着的是空气。再看一眼短信:“蓝,我要回家了,火车一点路过容城。如果你来接我,我就下车;如果不来,我就回家!”仍然是这样,像当年的离别,不给我拒绝的机会。
白色的针织衫,桔红色的裤子,撑一把银灰色的伞,站在烈日下,身边的人川流不息,我静静地等待,神情恍惚的像是梦境。仿佛我一直站在这里,六年来一直在等待,等他与我相视然后深情相拥。
一点,饿的饥肠辘辘。他从站台出来的时候,面容干净,笑容纯洁。他跑着过来,张开双臂。我撑着伞,一只手伸出来,凉凉的指尖触及他温暖的手心,心悸动的一如当年的第一次牵手。
他面露委屈。“蓝,还是不肯原谅我?”
我说:“没有,已经过去那么多年,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!”
他又恢复笑脸。“一听说你在容城大学进修,我就想来看你。这么多年过去,我才发现根本就无法忘记你,大学三年,一直没有找女朋友。蓝,能重新开始吗?”
“大概你的无法忘记,是先入为主的原因吧!你会遇到更好的女孩子!”
“蓝……”他摆出受伤的表情。
“饿了吧,我们去吃饭,我请你!”
坐在快餐店里,空调的温度恰好,瞬间窗外的风景变得明媚起来。
“蓝,当年是我不好。对不起!”他伸过手来,轻轻握了一下我的手。
我心里的疼痛袭来,眼泪差点流出来。“对不起?六年的光阴,我的整个青春都蹉跎在这段爱情里。对不起,一个字两年吗?这代价,真昂贵!”
多少年以后,回想起这段话来,真是一句劫。爱情,总是要让人付出代价的,而且年龄越大,代价越重。爱情,要么别付出真心,要么就不要怕伤心。
吃完饭,江源说要留下来。我一直在犹豫,犹豫该不该重新开始,该不该让他留下。六年的日记,六年的梦境所幻想的结局,现在真如所愿,我为什么会这么不安呢!
心里正在犹豫,手机铃声响了起来。

二、一错,还能再错吗

是马同川的短信。“薇,一会我就到容城。单位派我出差,能呆一个星期。小傻瓜,高不高兴呀!”
我一脸纠结。我想已经错过一次,还能再错吗?正如茉莉说,马同川是爱我的,是个人就能看出来。
江源问我:“怎么,不舒服吗?”
我说,“是舍友,说下午辅导员要查课,让我早点回去!”
谎撒的很自然,我面对眼前这个人,不知道那份储藏了六年的爱是真是假。
六月天,说变就变,刚才还是晴天,转眼阴云密布。送江源上车的时候,江源满眼深情。“蓝,我想,你答应见我,不仅仅是想吃一顿饭吧,我还有机会,对不对?”
我无言相对,我为什么要见他呢?我也没有答案,是给六年的爱情一个结局,可是结局仿佛早就有了。
江源像孩子一样,拉着我的手。“蓝,我真的不想走,留下好吗?”
手机铃声再次响起,我绝决的放手。“江源,好好的。我祝福你!”
我们隔窗对视的时候,看到彼此眼睛里的疼痛。这一次的放手,想必就是一生一世,再聚无期了吧!看到他的泪,我仍然忍不住悲从中来。爱情,其实就是不断错过。
他用手拍着窗子,对我喊:“蓝,日记,你的日记,可不可以给我留下!”
我不知道,真的不知道。那六年的血与泪,该不该给他,这日记的男主角。我那场凝着血泪的独角戏,该不该让他看到,让他记着。
雨,来了。我撑着银灰色的伞,转身离开。我想到伞上那枝桔红色的花,寂寞的在雨里绽放。
马同川,是我工作的时候认识的。后来我到容城的经济学院进修,开学那天他就追了过来,帮我打理开学的一切事务,爬在我的床上给墙上订画的时候,茉莉就笑他:“真是绝种好男人!”后来,马同川一有机会就来看我,茉莉一直羡慕,用她的话来说,就是羡慕的快要淌口水。
我走到公园门口的时候,他早就等在那里。没有撑伞,雨水打湿了他的头发和衣服,可是脸上却带着温暖的笑容。这样的情形让我感动的一踏糊涂。他看见我,并不动,只是张开双臂定定的站在那里。
多少年,那幅画面,怎么也忘记不掉。在爱情里,也许总有一个人是处在等待的状态。
我跑过去,把伞丢在一边,和他紧紧相拥。伏在他的肩膀,我的泪滚滚而落。“同川,同川,你会爱我一生吗?”
他紧了紧胳膊,对我说:“小傻瓜,只要你以后不嫌我老,我一定会!”
同川大我五岁。当时第一眼见他的时候,就觉得他的沉稳给人一种安全感。像海的港,像船的岸。正是这种感觉,把我的心深深的攫住,我已经二十二岁,总有一天青春不在,会需要这种踏实的安全感,以成全那死生契阔。
“我不会!我永远不会嫌你老。我要和你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!”我微笑地抬眼望他,看到他的眼睛里有一种东西,暖暖的,我想那时候,那真的是爱。

三、爱情是一种赌

茉莉说,爱情是一种赌,有的女人既无才也无貌,可人家运气好,偏偏就撞上了真爱;有的女人十全九美,可是总是与爱情擦肩而过。
“蓝薇,你知道你的运气如何吗?”茉莉像个巫婆,口出畿语,往往让你后背透出凉意。
我告诉我茉莉我的选择后,给她也念了死生契阔,自己的坚贞把自己感动的一踏糊涂。茉莉挑挑眉,给我一句让我难以消化的话。“爱情是个屁,放完了,瞬间连臭都闻不到。只有放的人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!”
我笑骂:“你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,难道你的爱情就是个屁!”
她奄奄的回答:“错了,我连屁也没有!”
正说着,马同川来了。茉莉冲着我歪嘴笑,然后识趣离开了。我知道她在想什么,小巫婆。
“薇,我们出去!”马同川拉着我就走。
我笑着问,去哪里!
“去了就知道了!”
我们沿着马路走,路边的垂柳丝偶尔会拂到我的脸上。我最近看了一篇文章,说爱你的人,永远让你走在路里面。而我才发现,马同川永远走在外面。我心里暖了一阵,然后漾起一种叫幸福的东西。
我们走进一家商场,一层全是首饰。马同川把我带到一个柜台前,说:“选一个!”
我一脸诧异,茫然地看着白炽灯下那些泛着金属光泽的戒指。
“怎么,不想要吗?我们认识已经快两年了,这样的结果是必须的!”他有些急,让售货员把一款戒指拿出来让我看。
“我什么也不要!”
“什么?”同川一脸不解。
“我说我除了你,什么也不要!”
同川的眼里是一种复杂的情感,除了爱还有怜惜。“戒指是必须的,爱情,有一部分是我属于我们的,有一部分也是属于观众的。”
我选了一个简单的戒圈。当年,天真的可以。如果当时我选一款几万的戒指,不知道马同川会不会疼的咂舌。我的幸福是那么的卑微,如果当年我自私一些,许多年后又会不会伤的那么彻底。这是后话。
当我手上带着那款戒圈回到宿舍,茉莉就尖叫起来。“白金,是订婚戒指?”
我说:“是什么也不用这么大惊小怪,规律而已!”
茉莉撇撇嘴,“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,也是规律。”还没等我给她白眼。她又说:“江源来过了!”
“谁?”
“江源,你不会忘记这个名字吧!他大学毕业,在容城找工作了。说你手机号换了以后,联系不到你,所以找到学校。这是他的名片!”茉莉扔过一张名片来。
上面写着,某某公司的项目部经理。
“后悔了吧!江源可是前途无量。”茉莉又在调侃。
此刻我的心里,说不上是什么滋味。当年离别,我以为我们就此会相忘于江湖,可没想到他这么执着。早知道,就告诉他我和马同川的事情,也许,他也不用重蹈我的覆辙,再经历那相思之苦。我的江源。
我直到结婚,也没有和江源联系,我想,学会忘记,对于我和他都是好事。可是茉莉不赞同,她说:“江源一定是想混出个样子再来见你,不信?等着瞧!”。

四、将错就错

我婚后,一直和茉莉有联系,喜欢她那种未卜先知的神秘。

结婚时候,茉莉附在我的耳边说:“送你一句话,爱情是错,婚姻是将错就错!如果想幸福,就得装糊涂!”
马同川问:“说什么呢?这么神秘!”
茉莉大笑:“闺密隐私,禁止打听!”然后突然一本正经,握着马同川的手说:“蓝薇是个好女孩,你别因为她的善良负了她!”
马同川说,“不会,不会。如果我负她,就让茉莉用唾沫星淹死我”。
结婚后第一次受伤,是在马路上。那天我挽着他的胳膊,对马路上的磨肩擦踵的人群视若无睹,我想,这种状态,就叫幸福的状态。走着走着,马同川突然就扭头,对着一个坐在摩托车上的女子喊:“肖芳!”
可能是摩托车太快,女子并没有回头。马同川愣了好一会。
“是谁?”我问他。
“是肖芳!”
其实听到他喊肖芳,我只是想问他,她是他的谁。他的答案,让我心里很难过,因为在他的心里,她仍然占有一席之地,或许说就从来没离开过。
肖芳,是马同川前女友。相恋两年,因为肖芳家里不喜欢马同川,最后肖芳远嫁深圳。这些,是马同川的朋友在洒桌上无意说的。后来,我在马同川的相册里见过肖芳的照片,她,很美,胜过我。
我嫁了同川,在他的城市找到新的工作,在一家公司担任会计。那天,公司让我去雅阁宾馆结账。本来下午就要去,结果宾馆的财务人员不在,晚上才会回来,于是约好,八点在宾馆大厅见。
八点的时候,城市已华灯初上。我的心里,平静的如一枉秋水,太久的处在幸福里,人的心就会有这样一种波澜不惊的平静。
路过雅阁的落地窗,我不由的向里望。我看到同川的背影,也看到他的怀里搂着一个娇艳的女子,我心里有东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裂开。这个城市冬天很冷,我一直不习惯。而此刻,凉意更由脚底生出,瞬间如闪电般穿透全身,上下牙齿磕在一起,发出脆脆的声响。
我就站在窗外打电话告诉宾馆,我临时有事不能去结账。回到家里,我关了灯,一个人躺在床上,寂寞像毒药一样泅住了心。
同川回来的时候,小心翼翼的摸索着台灯开关,估计是怕吵醒我。他开了灯,看见我睁着眼,轻轻地在我额头吻了一下。
“客户叫吃饭,让你不用等自己睡,怎么不听话呀!照这样下去,会熬坏你的!”
“她是谁?”
“谁,哦,一家公司的部门经理!”
我执着地再问:“她是谁?”。
马同川变了口气,有些不耐烦。“别这样,好好睡觉行吗?我困了!”
我的话冷的如同冰一样。“是肖芳,对吧!”
马同川急了:“你跟踪我?”
我突然冷笑。“值得吗?你值得我这样吗?”
“薇,别瞎想,我们什么也没做,我也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!”
我从床上翻滚起身,声嘶力竭对他吼:“什么叫对不起的事情,晚上八点,和前女友约会约到宾馆,你还要怎样?”
他烦了,终于烦了。“信不信由你!”说完,像受了很大的委屈,背朝我躺下,再没有解释。
我再也忍不住我的眼泪,突然想起茉莉的话:“爱情是个屁!”。
马同川背着我躺着,我们之间的距离不到一米,可总觉得那么遥远,遥远的让人看不清楚,感觉不到。躺在身边这个人,是那么熟悉,却又是那么陌生。
要想幸福,就真得装糊涂吗?
我去见了肖芳,不知道为什么要去见。她真很美,看到我,一副倨傲的模样,上下不住地打量我。我们见面只说了一句话,是她对我说的。她说:“你见我干什么?神经病!”。说完就走了,留下我,一个神经病。是什么让我变成这样,是的,是爱。我爱的没有了自我,于是就成了神经病。
我和马同川冷战半个月,他一句也没有解释,我也没有闹,不想自己成一个怨妇。

五、错的不是我们,是爱情

我给茉莉打电话。“茉莉你在哪里?”

茉莉仍然是茉莉。“我在撒哈拉!”
可能是听到我的哽咽声,又急急地问:“蓝薇你有事?快说怎么回事!”
我把情况说了,茉莉很久没有回话,最后问我。“你想怎么样?”
“我想离开一段时间,去你那好吗?”
“我在云南,会尽量赶回去。我在容城有房子,是租的,走的时候,钥匙丢给房东了,你可以先去。”茉莉没有再说什么,只深深叹息。
我走的时候,一直在思考,我该带走什么,该留下什么。家里的一切,那么多植物,一书柜的名著,还有那张放在落地窗前的躺椅。一切的一切,可全是我的最爱,是我努力经营的幸福呵,还有马同川。这一切能带走吗?
我手指拂过书柜的时候,看到在角落里窝着的那六本日记,突然又想起了江源。茉莉对我说:“你结婚后,江源打听了你好多次,听到你结婚,他很难过。”我想得出他受伤的表情,因为是那么熟悉的感觉。
关上门的一刹那,我又回顾了一眼这个家,那么温暖。看到放在书桌上那个孤零零的戒圈的时候,说好不流泪的我,眼泪又突然光顾,不歇不止。五年的爱情,就这样一下子形同陌路,变成了曾经沧海。让人感觉,这是一场戏,一场必须有伤心,才会精彩的戏。
又一次回到容城,很熟悉。熟悉地恰似一个怀抱,能安抚我这个飘渺无寄的灵魂。茉莉还没有回来,说机票难买。我一个人关在她的小家,无心生活。
有人敲门,应该是茉莉。心里的委屈突然开了闸,无语泪先流。
开门,却发现是江源。他看着泪流满面的我,愧疚地说: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为什么,说对不起的是他呢。我坐在床上,哭的泣不成声。
“我早就该给你幸福的!”
我无言相对,只顾流泪。心里把往事剥开,露出那粉嫩的伤口。再回头看,竟然说不清楚,在这爱情里,到底谁对谁错。江源负过我,可我也负过他。而马同川找他的初恋,也未尝不可说他的用情之深。罪魁祸首到底在哪里?也许,错的是爱情。
江源告诉我,是茉莉让他来的。当然,他也知道了发生的一切。他所谓的对不起,只是因为,我出嫁一年后,他也找到了女友,如今正要谈婚论嫁。
我苦笑。“你没有对不起谁,是我的选择,我认;该我的痛苦,我受!”
我们像老朋友一样,浅浅的抱了一下。他又追问日记的事情,我看了一眼旅行包,他自然明白。
哗的拉开旅行包,那六本日记安然地躺在那里。仿佛,那不是几个本子,而是我们的岁月,一路走来,那些爱情点滴的轻与重,苦与乐,都在那里静静地躺着,可以说是回忆,可以说是过去,但未尝也不是未来。离开马同川的时候,再三衡量,只带走了这六本日记。这是独属于我的,我的爱情。
“留给我吧!”江源说:“我会好好保管,因为这是你的心!”
我迷茫了好一阵,不知道该不该把这段生命,丢在这个男人的手心。
我犹豫的时候,江源对我说:“茉莉说,他当天晚上就回家了,就不算出轨!”
“回家和不回家有何区别?”
江源像是一个过来人一样劝我:“蓝,爱他就要想信他。就如现在的你我,我们什么事也没有对吧!”
我不解的看着他。“我不是不相信他,我是不相信男人。看了太多的背叛,难道只缺那捉奸在床的一幕?”
江源无语,只怔怔地看着我。我们彼此都有一种无奈的神情,“物是人非”对我们来说,真是再贴切不过的形容。爱已经陈旧,爱还是爱吗?
他翻看日记的第一页,低吟:“恨君不似江楼月,南北东西。南北东西,只有相随无别离。恨君却似江楼月,暂满还亏。暂满还亏,待得团圆是几时?”
江源走的时候,只带走了这阙词。并对我说:“一定要幸福!”

六、爱情是去爱,还是去演

“男人的思维和女人的思维是两个世界,是天差地别。而女人的悲哀就在于,一有爱情,就心甘情愿地全身心沦陷。所以到底,曲终人散,伤的是那个满脸皱纹的糟糠妻。为爱付出有错吗?没有,错在于你不该不怜惜自己。有句话说的好,不爱谁,也不能不爱自己。”
茉莉一回来,就抛出这么强有力的结论。而且继续问我:“你是不是把他的日常生活打理的紧紧有条?你是不是每日早餐为了增强营养,不惜早起一个小时?你是不是为了给他买一件名牌西服,节衣缩食?你是不是为了他,忽略了你自己的生活,甚至连个爱好都没有?更甚的是,为了爱情,拒绝了所有异性朋友?”
我睁大眼睛瞪着她,不知道,这个没经历婚姻的小巫婆怎么会知道这么多。
“悲哀呀,全让我说中了?”茉莉夸张的嚎啕。
“基本上就是这样吧,我一直认为,爱情是需要去经营的。”我无可奈何地说。
茉莉马上否决,说:“错,爱情是要去迷惑的!”
我不解。
茉莉说:“女人要美,要蛊惑人心的美;如果不美,就要有一种捉摸不定的气质,听过林忆莲的歌吧,知道她是小眼睛吧,虽然不美,可就是迷人。像你这么素面朝天,男人爱你不是因为别的,是因为责任。你连起码的可爱都丢了,可以和同川他妈相媲美了。”
茉莉的话像子弹,哪一句都射像心房,虽然有些离奇,但却句句切中要害。伤心欲绝的我,连连被她严肃的表情逗笑。
“茉莉,你的话真是精——屁!”
“你故意报复我对不对……”说完两人大笑。
光阴弄人啊,当年在宿舍,我们也是这么嬉哈来着。可凭空的,有哀怨住进了我的眼睛。
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茉莉还是这一句。
“我不知道!”我用眼望着窗外,不知道何去何从。我负气离家,手机关机,同川一定急疯了。可是,我真的没法再面对他,即使他和她真的没有什么,背着我在宾馆约会也该对我说一声对不起。
茉莉说:“蓝薇,是个人,都有缺点,都会犯错。假若你离开同川,你能保证下一个男人就一定不会背叛?再说,婚姻不是靠负气维系的,是靠彼此的默契,彼此的珍惜。”
我低下头,又想起同川的好,难过的说不出话来。
“你还爱他,对吧!你只需要在今后换一种方式,相信你会少受一点伤。”茉莉拍拍我的手,塞手机给我。“来,给同川打电话,告诉他你在这里,给自己留一个整他的机会。”
我没有给同川打电话,因为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。我只发了一条短信。“川,我在茉莉这里,勿念!”
“整他,怎么整?”我好奇地问。
“不给他洗衣服,让他永远找不到内衣穿!”茉莉说完就坏笑。
我哭笑不得。手机铃声接二连三的响起,茉莉努嘴,示意让我接电话。我摇摇头,依旧让手机唱着:“太委屈……”
“蓝薇,这么多年,你该了解同川。我第一眼见他,就觉得他是个负责任的男人,虽然我不确定那天同川到底做了什么,但我想,他在做的时候定会考虑你的感受。”
手机不再响了,我的心又有些失落,难道他真的不在乎我了吗?
茉莉说,要陪我重游容城。整个下午,我们俩像孩子一样,在容城公园的摩天轮上嚎的惊天地泣鬼神。
等我们满脸通红从公园回到茉莉的出租屋的时候,走时被我丢在床上的手机又响了起来。一看,二十八个未接来电,全是同川。我心里一下承受不住,就哭了起来。最后翻到一条短信。“蓝薇,我来容城了,你在哪里?”
等我赶到他指定的地方,远远地看到他站在那里,突然又想起五年前,他站在雨里等我的场景,一瞬间,我的心终于无法承受,泪雨滂沱。
他走过来,把我拉进怀里,我们彼此深深依偎。
“蓝薇,是我不好,我不能没有你!”
这几个字落在心里,是踏实的疼痛。终于发现,我们彼此已经根植在对方生命里,无法分割。不管爱的方式如何,那一点一滴的美好那样牢固地把我们粘连,天塌地陷,分也分不开。这不仅是爱,也是亲情。
我和同川离开容城的时候,茉莉对我说:“蓝薇,这世界爱情大多雷同。但有一点可以确认,有人的爱情是去爱的,有人的爱情是去演的。爱有爱的疼痛,演有演的辛苦。可是许多年后,你会庆幸你曾经真诚且疼痛的爱过,不会后悔。”
最后,她祝我们幸福!
同川说,这小妖,几年没见,改变了不少,说话终于靠谱了。
我斜倚在同川肩上,思索着,到底是什么让茉莉改变……

顶部
性别:女-离线 平儿
Rank: 30Rank: 30Rank: 30Rank: 30


版主

家园功勋 16万圣神管已经发1837贴,快升为普通巫师咯
UID: 32489
精华: 4
积分: 8229
帖子: 1837
威望: 555
水钻: 3 枚
人品: 1373
阅读权限: 180
注册: 2008-8-21
恋人:
来自: 遥远的南方
状态:
荣誉勋章
社区建设勋章 原创写手勋章 文才飞扬勋章 爱心绿丝带勋章 摩羯座 2009迎新志愿者 B型 财大论坛成立10周年纪念
发表于 2011-1-24 12:28  资料  短消息  加为好友  QQ
女人要美,要蛊惑人心的美;如果不美,就要有一种捉摸不定的气质,听过林忆莲的歌吧,知道她是小眼睛吧,虽然不美,可就是迷人。像你这么素面朝天,男人爱你不是因为别的,是因为责任。你连起码的可爱都丢了,可以和同川他妈相媲美了。”


要爱别人,先要爱自己,连爱自己的能力都没有,怎么爱其他人呢?

祝福一切为爱努力的人





一直走一直走,往往留下的不过是回忆,要记得对人多说谢谢

平等  理解  怜悯的心

隐没于大千世界之中

思忆,是一种习惯,更是一种需要

我总以为自己过于痴狂,却发现除了痴狂,我一无所有
顶部
性别:女-离线 蓝色雨燕
Rank: 30Rank: 30Rank: 30Rank: 30


荣誉版主

家园功勋 25圣御精灵已经发6443贴,快升为爱心天使咯
UID: 12233
精华: 9
积分: 15878
帖子: 6443
威望: 7777
水钻: 5 枚
人品: 0
阅读权限: 160
注册: 2006-3-14
恋人: jasonking
状态:
荣誉勋章
社区建设勋章 金点子勋章 论坛贡献勋章 灌水高手 情侣勋章 终身成就勋章 射手座 B型
发表于 2011-2-27 15:41  资料  短消息  加为好友 
再见。永远不见。。

顶部
性别:女-离线 健康天使 (健康天使)
Rank: 2Rank: 2





论坛游民

家园功勋 3布衣神相已经发82贴,快升为初级侠客咯
UID: 22051
精华: 0
积分: 319
帖子: 82
威望: 0
水钻: 0 枚
人品: 0
阅读权限: 50
注册: 2007-9-14
恋人:
来自: 山西
状态:
发表于 2011-4-30 13:49  资料  主页 短消息  加为好友  添加 健康天使 为MSN好友 通过MSN和 健康天使 交谈 QQ
多一份关心和爱。





马来西亚及东南亚补品药品保健品!
顶部
性别:男-离线 俺来打酱油 (深井冰)
Rank: 5Rank: 5Rank: 5





略有小成

家园功勋 3布衣神相已经发106贴,快升为初级侠客咯
UID: 62636
精华: 0
积分: 410
帖子: 106
威望: 0
水钻: 1 枚
人品: 20
阅读权限: 50
注册: 2011-7-21
恋人:
来自: 浙江义乌
状态:
发表于 2011-7-23 13:12  资料  短消息  加为好友  QQ
错的不是爱情= =
爱情本身又有什么错~
就像生活
许多人说被生活所迫
生活又何曾迫他~
作茧自缚 将错就错~
这是傻

顶部
性别:女-离线 私念
Rank: 30Rank: 30Rank: 30Rank: 30


论坛嘉宾

家园功勋 12黄金骑士已经发1100贴,快升为圣域骑士咯
UID: 62786
精华: 2
积分: 4250
帖子: 1100
威望: 2011
水钻: 15 枚
人品: 99
阅读权限: 160
注册: 2011-7-28
恋人:
状态:
荣誉勋章
灌水新人 嘉宾勋章 灌水高手 情侣勋章 宣传大使勋章 双子座 财大论坛成立10周年纪念
发表于 2011-8-6 12:53  资料  短消息  加为好友  QQ
哇,写的让我感触很深





不打扰,
是我最后的温柔
顶部
性别:保密-离线 jsw
Rank: 25Rank: 25Rank: 25Rank: 25Rank: 25




试剑江湖

家园功勋 6幻灵游侠已经发343贴,快升为初级剑士咯
UID: 43371
精华: 0
积分: 1309
帖子: 343
威望: 0
水钻: 0 枚
人品: 8
阅读权限: 100
注册: 2009-8-8
恋人:
状态:
发表于 2011-8-6 23:00  资料  短消息  加为好友 
第一次来 踩踩

顶部
性别:保密-离线 梦紫萦
Rank: 1




新手上路

家园功勋 1初级布衣已经发6贴,快升为中级布衣咯
UID: 63607
精华: 0
积分: 30
帖子: 6
威望: 0
水钻: 0 枚
人品: 0
阅读权限: 20
注册: 2011-8-24
恋人:
状态:
发表于 2011-9-2 19:52  资料  短消息  加为好友 

顶部
性别:保密-离线 其思路大琪
Rank: 1




新手上路

家园功勋 3布衣神相已经发50贴,快升为初级侠客咯
UID: 64912
精华: 0
积分: 197
帖子: 50
威望: 0
水钻: 0 枚
人品: 0
阅读权限: 40
注册: 2011-10-19
恋人:
状态:
发表于 2012-1-5 18:41  资料  短消息  加为好友 
好意味深长的文章啊..哈

顶部
 



当前时区 GMT+8, 现在时间是 2018-7-22 22:52

   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
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! 5.5.0  © 2001-2007 Comsenz Inc.
Processed in 0.008826 second(s), 6 queries , Gzip enabled

清除 Cookies - 联系我们 - 山西财经大学论坛 - 第5次升级版本 - Archiver